<i id='t92pk'><div id='t92pk'><ins id='t92pk'></ins></div></i>

      1. <tr id='t92pk'><strong id='t92pk'></strong><small id='t92pk'></small><button id='t92pk'></button><li id='t92pk'><noscript id='t92pk'><big id='t92pk'></big><dt id='t92pk'></dt></noscript></li></tr><ol id='t92pk'><table id='t92pk'><blockquote id='t92pk'><tbody id='t92pk'></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t92pk'></u><kbd id='t92pk'><kbd id='t92pk'></kbd></kbd>
        1. <i id='t92pk'></i>
          <ins id='t92pk'></ins><span id='t92pk'></span>

        2. <acronym id='t92pk'><em id='t92pk'></em><td id='t92pk'><div id='t92pk'></div></td></acronym><address id='t92pk'><big id='t92pk'><big id='t92pk'></big><legend id='t92pk'></legend></big></address>

          <dl id='t92pk'></dl>

          <fieldset id='t92pk'></fieldset>

          <code id='t92pk'><strong id='t92pk'></strong></code>

          誰是你那桃花女子

          • 时间:
          • 浏览:7
          • 来源:高清免费人做人爱视频_高清欧美AV片_高清色情短视频

           (一) 
            窗外的桃花又妖妖嬈嬈地開瞭,比去年還要嫵媚。 
            前一晚還是零星小花,隻一夜便開得千樹萬樹的繁華。隻是,這一夜的春風將喜瞭誰的眉梢,又斷瞭誰的翅膀。怕是再無與陳思言相見的機會吧。 
            夏小桃不禁又攢瞭柳眉,暗瞭雙眼。 
            (二) 
            2004年春,夏小桃初識陳思言,因瞭方可曼。彼時,山色正綠,桃花正盛。 
            是日,方可曼用一整套精裝本的世界名著央求夏小桃做她一個月的書信助理,說是學些書香墨氣。夏小桃沒多想,便一口應瞭下來。方可曼知道她的軟肋:隻要看到好看的書便挪不動腿。 
            誰知卻是為瞭陳思言。等到明白個中原由,早已收下方可曼的全套書籍,怎好反悔。 
            陳思言是方可曼與夏小桃的學長。隻是她們入學時,他正好轉入研究生院,所以未曾謀面。方可曼的表哥恰巧也是研究生院的,便從照片中識得瞭陳思言,一見鐘情。 
            隻是有瞭前面那些唐突表白女生的前車之鑒,加之方可曼又是個頗有心計的女子,萬不會做那沒有把握的事兒,來斷瞭自己的退路。所以,兜兜轉轉地知道陳思言現在在一傢電臺做兼職DJ,便打算先以聽眾的身份與陳思言通信,再進一步攻破。而恰巧夏小桃又是中文系的才女,便有瞭先前的借兵之計。 
            夏小桃一直不明白,長得像方可曼這般曼妙的女子,隻需言一句,這世上怕是沒有幾個男子能不就范。隔壁班的李明亮隻見瞭方可曼一面,便將追求瞭三年未果的夏小桃放在瞭一邊。又何苦用鴻雁傳書這種老土的方式? 
            方可曼隻是笑,說,你不會明白的,這世上的男人分很多種,追求男人的方式也分很多種。你就好好幫我寫你的信,事成後我一定會好好報答你的。 
            方可曼是何許人也,竟也會為這種事兒上瞭心,動瞭情。想到這裡,夏小桃不禁抿瞭嘴笑起來。 
            (三) 
            閆皓已經在女生宿舍樓下站瞭近半個鐘頭。 
            夏小桃趴在陽臺上,無聊地看著斜靠在柳樹下的身影。 
            床上的方可曼翻看著陳思言的回信,嘴角都快彎到瞭天上。 
            夏小桃趴累瞭,回到屋裡,說方大小姐,你到底要讓人傢等到什麼時候?方可曼把手中的信翻得嘩嘩響。說他願意等就讓他等好瞭,總有一天會等煩的。我隻要能抓住陳思言的心,便是萬事大吉瞭,哪管得瞭其他的閑雜人等。 
            閑雜人等?閆皓從什麼時候淪落成閑雜人等瞭。想當初,還不是因方可曼的溫柔一刀,那傻小子才誤入情網,卻不知是方可曼下的套。現在一句閑雜人等,就將閆皓推得幹幹凈凈。怕是那陳思言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方可曼自小就被人嬌縱慣瞭,尤其在男生面前,方可曼可是由著性子來。她方可曼要是說蒼蠅長瞭四條腿,那就隻能是四條腿。所以,她不肯下樓,夏小桃也沒有辦法。隻是,夏小桃開始猶豫瞭。還要不要再幫方可曼寫下去? 
            (四) 
            每晚的9點30分,便是夏小桃和方可曼一天中最重要的時間。方可曼是在捕獲愛情,夏小桃卻是在助紂為虐。 
            這是閆皓下的結論。不知閆皓那傻小子是從什麼渠道打聽到方可曼在利用夏小桃追求陳思言,便也死瞭心。隻是還一直對方可曼的有始無終耿耿於懷。 
            聽著電波那端的聲音,夏小桃想這該是一個理性、冷峻、自我的男人。可這樣一個男人,卻在電波那頭談王菲,談紅豆,談棋子,談那女子與生俱來的孤傲和拎不清的情感糾葛。 
            夏小桃想,陳思言或許隻是個聲音理性,表面和那些隻識朱顏不聞內涵的普通男子不同,而內心卻未必堅定吧。可這些又和自己有什麼關系? 
            周末,夏小桃尋瞭王菲的新專輯。細細聆聽,慢慢品琢。爾後,在宿舍走廊的陰暗燈光下寫那些流年往事。關於王菲。關於阿修羅。關於新房客。關於笑忘書。關於寒武紀。關於彼岸花。 
            然後小心地署上方可曼的名字。方可曼便以誇張的姿態在她的臉上親瞭一大口。這種親昵的舉止是不得夏小桃歡喜的。原本生分的一對人,如若不是因為陳思言,又怎會一下子熟悉得像好姐妹。
           看來,陳思言確是個人物。夏小桃的心裡就那麼沒有征兆地動瞭一下。 
            隨著書信的日漸頻繁,陳思言的言辭間便也似柳暗花明般開始顯山露水。不再如當初,她談張愛玲與胡蘭成,陳思言便說傾城之戀,說沉香屑,說那有著貴族血統同樣孤傲小資的女子。 
            陳思言開始在信中刻畫他心中的女子。說能寫出這般空靈文字的女子,定與常人不同。該是細細的柳眉,淡淡的朱唇,走路如蓮,吞氣出蘭,一低眉一抬眼都是風情。 
            看著鏡中的自己,夏小桃兀自笑瞭開來。 
            陳思言也不過如此。 
            (五) 
            方可曼忽然像變瞭個人。整天整日地坐在鏡子前,畫細細的柳眉,抹淡淡的朱唇。丟掉以往所有色彩誇張的飾品,甩掉高跟鞋,像新出生的嬰兒般在房間裡練習走路,唇齒間全是風情。 
            一個男人而已。夏小桃開始自我安慰起來。 
            因瞭方可曼的大費周折?還是因瞭自己偶爾提及桃花,說希望做那如桃花般的女子,陳思言便說如果哪次不經意地相遇,一定會第一眼認出那桃花樹下的女子便是你這樣的言辭? 
            罷瞭罷瞭。到底是方可曼要的獵物。何苦庸人自擾。 
            可夏小桃隨著陳思言那幾句似有似無的曖昧字眼還是欣喜起來,轉而淒然。陳思言口中的桃花女子應該是那明艷照人的方可曼啊,哪是如自己這般的平淡無奇,姿色平庸。心中不禁黯然。 
            一轉眼,桃花便繁花似錦起來。風一吹,飄飄灑灑入眼皆風花。該來的事情還是來瞭。在桃花正盛,在夏小桃以方可曼的名義與陳思言通瞭半年信後,陳思言說要見她。那個他自以為是的她。 
            方可曼歡呼雀躍地要向夏小桃致敬。因為方可曼知道,隻要一見面,這場遊戲也就結束瞭。陳思言是逃不脫方可曼那張艷如桃花的臉的。 
            整整一封信裡,陳思言隻說我想見你,想見你。在離開電臺之前,在這桃花正盛的季節。不用信物,不用約定,我一定會第一眼認出那桃花樹下的女子便是你。 
            輾轉反側,反側輾轉。他終於要走出薄薄的幾頁信紙,見那桃花樹下的女子。自己?還是方可曼? 
            他說他一定會第一眼認出那桃花樹下的女子,那個一直以來與他頻傳錦書的女子。他真的認得出嗎? 
            (六) 
            陽春四月,人面桃花。 
            方可曼畫瞭細細的柳眉,抹瞭淡淡的朱唇,著一身江南佈衣的粉色羅裙,站在桃花樹下輕輕淺淺地笑。 
            連夏小桃自己都以為,方可曼便是陳思言口中的女子,那有著與靈動文字相匹配的嬌美容顏的女子。 
            陽光下,陳思言一步步逼近。夏小桃聽到自己如鼓點般的怦怦心跳,仿佛要震穿整個胸膛。 
            不過十幾步的距離,對她來說卻是如此漫長,恍若幾個世紀。夏小桃不知下一秒自己走進的將是地獄還是天堂,隻有陽光狠狠地砸瞭下來。 
            明亮的陽光下,陳思言伸出瞭手。說很高興認識你。 
            有那麼一秒鐘,夏小桃以為自己是那麼的接近幸福,離天堂隻有一步之遙。可隻一句,便碎掉瞭她所有的夢想。陳思言說真的很高興認識你,你就是小曼在信中常提及的好友夏小桃吧? 
            夏小桃木然地點頭,然後笑出瞭那整個春天最惆悵的笑容。在陳思言抓緊方可曼的雙手叫她小曼的那一剎,夏小桃仿佛聽到陳思言說:"我一定會第一眼認出那桃花樹下的女子便是你。" 
            頭上的桃花又紛紛擾擾地落瞭一地。 
            (七) 
            如果故事就此打住,也該是個不錯的結局。美人魚與小王子的故事呵。 
            美人魚為瞭獲取愛情,舍棄瞭美妙的聲音,換取瞭做人的權利。結果,卻做瞭別人的嫁衣裳。最後,沉入大海變成瞭泡沫。而小王子自始至終都不曾知道那個救他的人是善良的小美人魚。 
            一個淒美卻讓人感動的故事。可這也隻能是個故事。 
            兩年後,在路上偶遇陳思言。是時,夏小桃已有瞭一份平淡卻踏實的愛情,斷瞭所有和方可曼的聯系。
           那日,陳思言認下瞭方可曼之後,方可曼便立即卸下瞭夏小桃禦用信使的身份,說些我知道你一定不會說出真相的貼己話。聰明如夏小桃,怎不知方可曼的心思。既然陳思言已離開電臺,再不需鴻雁傳書,加之當初陳思言眼裡信裡的企盼,當有瞭出國留學的機會,夏小桃便欣然前往瞭。 
            如若不是再次遇到陳思言,這出劇也早該落幕瞭。 
            陳思言還是那樣有禮貌地笑,拉些不咸不談的傢常話。然後說起學校,說起方可曼,說起當初夏小桃的匆忙離去,說起有些事情在他心裡一直懸而未決。其實,夏小桃一早就從舊日同學那裡聽說,陳思言和方可曼的婚姻出瞭問題。而這又和自己有什麼關系呢? 
            當初都不曾有過關系,現在更不會有任何的關系。 
            最後,兩個人客氣地道別,誰都沒有做作地要互留電話說些常聯系的蠢話。 
            隻是,在轉身時,陳思言的聲音幽幽傳來:"是你嗎?真的是你嗎?那信中與我共話桑麻的桃花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