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jma83'><div id='jma83'><ins id='jma83'></ins></div></i>
      1. <fieldset id='jma83'></fieldset>
        <i id='jma83'></i>

        <code id='jma83'><strong id='jma83'></strong></code>
      2. <tr id='jma83'><strong id='jma83'></strong><small id='jma83'></small><button id='jma83'></button><li id='jma83'><noscript id='jma83'><big id='jma83'></big><dt id='jma83'></dt></noscript></li></tr><ol id='jma83'><table id='jma83'><blockquote id='jma83'><tbody id='jma83'></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jma83'></u><kbd id='jma83'><kbd id='jma83'></kbd></kbd>
        1. <span id='jma83'></span>
          <dl id='jma83'></dl>

          <ins id='jma83'></ins>

            <acronym id='jma83'><em id='jma83'></em><td id='jma83'><div id='jma83'></div></td></acronym><address id='jma83'><big id='jma83'><big id='jma83'></big><legend id='jma83'></legend></big></address>

          1. 桃花緣

            • 时间:
            • 浏览:8
            • 来源:高清免费人做人爱视频_高清欧美AV片_高清色情短视频

              哎,十年磨一劍!想我出生於書香世傢,縱使天資純良、才情俊逸,然,科舉如若不中,又與市井遊民何異?文字,本源於濁世流俗之中,罷瞭!罷瞭!教我如何不為之動容。
              又到瞭一年一度的清明時節,平日埋頭寒窗,卻苦讀不知春已濃。今兒正逢一個難得的晴朗天氣,"屋外"應是桃紅柳綠蝶舞蜂飛,我決定暫且放下筆墨出去走走。
              一路上楊柳花飛、鶯歌燕舞、清風微拂,我不禁感嘆大自然之淳樸花花鳥鳥之靚麗,沿著春的氣息渾然不知走瞭多遠,漸漸拋卻瞭已經模糊不清的城。伴隨著午後的陽光,忽然覺得腿酸口渴,我打定主意決定找一戶鄉野農傢歇歇腳討杯水喝,這裡已是僻野不知有沒有農傢居住?
              我舉目四望,見不遠的山坳處於萬株桃花掩映中露出一角茅屋,裊裊的爐煙於屋內散發出來,婉若人間仙境一般,我不禁加快瞭步伐。沿著桃林間的曲徑往裡走,當茅屋完全呈現在我目力所及之處時,我不禁驚嘆:"不知何方高人在此隱居?
              "隻見翠綠的山腳木屋坐落於紛脂桃林之間,有一竹籬圍成的小院柴門半掩,當我走進院中梅、蘭、竹、菊在微風的輕拂下交相輝映,心想:"此主人必是一位仙風道骨、白發美髯的老者",於是高呼:"小生踏春路過,想討一杯水喝!"吱呀一聲,房門敞開,誰料開門的竟是一妙齡少女。
              少女淡妝素服獨立遙階,我再次說明來意,少女便殷勤的引我於草堂落坐,親自廚下去張羅茶水,我也少有空間的仔細打量瞭一番,隻見室內窗明幾凈一塵不染,墻上掛的山水字畫與桌上的筆墨紙硯映出瞭濃濃的書香之氣,我不禁心生疑問:"到底是何許人也隱居此地?
              "恰逢這時,少女已端茶進來輕喚一聲:"公子,請用茶"言談舉止落落大方,我趕忙從思索中回過神來,逢迎的雙目正好遇上少女熱情的明眸,少女迅即垂下眼簾,白皙的臉上燃起兩片緋紅,一份嬌羞更顯得楚楚動人,"世間竟有如此明媚的女子!"我再一次傻傻的怔在那裡。
              "公子,請喝茶"少**柔的話語使我自知已經失態,於是輕輕咽瞭一口茶水,故作鎮靜地表明瞭自己的姓氏和鄉裡,接著忙問小姐的姓氏及傢人。小姐娓娓而答:"小字絳娘,隨父蜇居於此。"我雖學識淺薄但男女之間的禮數還是懂的,於是不再深問而是把話題轉移到瞭風景與詩文上,"這裡遠離市井車馬風景宜人,是踏春遊玩不可多得的好去處"絳娘聽我言隻是含笑頷首並不多言。
              面對盛景佳人我禁不住吟詠一句,當我拙口粗吐:"桃紅暮若鸞鳳齊鳴"
              "柳綠夕年鴛鴦比翼"絳娘接到。
              不曾看見佳人丹唇開啟,聲音卻如絲絲春風如約而至,風景迷人,伊人卻醉人!這時的道德禮數在我心裡就如同那大山一樣壓的我喘不過氣來,不知不覺中已近日落西山,我對絳娘表明瞭辭意,絳娘也沒有太多的挽留。
              "小姐請留步"
              "公子慢走"
              映著落日的斜暉桃紅的淡雅,伊人倚門…我不清楚自己是怎樣回到傢的,腦子裡全被那一雙脈脈含情目占據著!胡亂收拾瞭一下,草草的睡瞭!
              平日裡依舊埋頭書案,日子久瞭漸漸的淡忘瞭此事。轉眼又到瞭桃花灼灼、柳絮翻飛的季節,我忽地想起瞭去年的這件逸事,於是決定再去拜訪,一路上我再也無心欣賞沿途的盛景,徑直朝那片桃林奔去…還是和去年一樣花開如舊,我的心裡卻隱藏著絲絲的惶恐不安。
              走進院落,裡面寂靜無聲,我也沒有出聲。隻是靜靜的望著茅屋柴扉上的那一把銅鎖,風景今朝是,人事昔昨非,往事歷歷在目夕陽西下我取出筆墨寫到: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
              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回到傢中心裡久久不能平靜,"她到底去哪裡瞭?"絳娘的倩影充斥瞭我的整個腦海,一連幾日更是無心讀書,明天就是清明節瞭我決定再去探個究竟。
              當我走近茅舍時隱約聽見裡面傳出陣陣蒼老的哭聲,我趕忙走進,隻見一位白發蒼蒼的老者,看我進來遲疑瞭片刻問道:"你是崔護吧!"我感到一絲詫異,連忙點頭答到:"小生正是崔護",老者一聽老淚縱橫哽噎地說:"小女絳娘,年方十八,待字閨中,自從上次見瞭你一直對你念念不忘,她總是說你若有情定會再來拜訪,可春去秋來等過瞭一天又一天本已絕望,那幾**帶小女去親戚傢小住瞭幾日,可回來看到瞭你寫的詩,知你已來過,錯過瞭時機以為你以後永遠不會再來,小女整日茶不思飯不想現在恐怕已經…"聽此言如晴天落雷一樣炸在瞭我心上,我走進絳娘看著她淺眉微蹙的面容,頓感世間一切好像都蒼老瞭,初次見面癡情卻這般!是我害瞭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