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r82cu'></ins>

  • <tr id='r82cu'><strong id='r82cu'></strong><small id='r82cu'></small><button id='r82cu'></button><li id='r82cu'><noscript id='r82cu'><big id='r82cu'></big><dt id='r82cu'></dt></noscript></li></tr><ol id='r82cu'><table id='r82cu'><blockquote id='r82cu'><tbody id='r82cu'></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r82cu'></u><kbd id='r82cu'><kbd id='r82cu'></kbd></kbd>
  • <span id='r82cu'></span>
  • <dl id='r82cu'></dl>

    <i id='r82cu'><div id='r82cu'><ins id='r82cu'></ins></div></i>
    <fieldset id='r82cu'></fieldset>

    <i id='r82cu'></i>

    <code id='r82cu'><strong id='r82cu'></strong></code>

        1. <acronym id='r82cu'><em id='r82cu'></em><td id='r82cu'><div id='r82cu'></div></td></acronym><address id='r82cu'><big id='r82cu'><big id='r82cu'></big><legend id='r82cu'></legend></big></address>
          1. 十七年的紫藤花開

            • 时间:
            • 浏览:8
            • 来源:高清免费人做人爱视频_高清欧美AV片_高清色情短视频

              這些字實質上組成的是一篇不算規則的傳記,我用它來紀念我即將過去的16歲與2006年。在此冗長的過程中,我左手冰涼,右手溫暖;左手攥著自己,右手握著親愛的人們。
              在睡夢裡看見奇異的景象。用青翠竹子支起的花架上,爬滿藤蘿。淺紫色的花朵次第開放。我仰望,感恩而且謙卑,像面對一尊佛像,神聖虔誠。佛祖說,這是信仰。枝蔓上結有稀少的莢果,表面附著絨毛。密密麻麻的橢圓葉子間,陽光掉落,映出零碎的身影。冬天瞭,太陽已遠離。傳說中的誇父應該依然在大跨步追著太陽神車吧,漂亮的梅花鹿拉著華麗的馬車急速奔跑。二者始終差離。他們路過高聳的樓廈和荒蕪的沙丘,路過潮濕的沼澤與靜謐的村莊,穿過茂密的森林,透明的空氣以及柔軟的塵埃,在地平面處凝成亙古的油畫。色彩飽滿,像熟透瞭的果實。那裡有咸澀,有甜蜜,因此分化出瞭朝陽與夕落,托出斜斜的時光的痕跡。我的頭發長瞭又短,短瞭又長,往復循環,十七年已過。
              那些生命中的故事豁然明朗起來,華麗的舞會散場,氣氛微微清涼。你說,丫頭,照顧好自己。不要晚睡,對身體不好。嚴禁在網吧通宵上網。不要吃過多的冰淇淋,會胃疼。不要用冷水洗頭發。洗完後要記得用吹風機吹到半幹然後任它自然風幹。不準吃安定。要按時吃早飯。要聽話。呵,這麼多的要與不要。
              15歲的時候收到霍涼送的生日禮物,是一隻約莫一米高的毛茸茸的狗熊。純天藍色,唯有耳朵處是一片潔白。
              我欣喜地叫出聲來。當時有雪,雪花安靜地落下。霍涼站在我面前微笑,宛若天神。他臉頰的紋路,嘴角揚起的弧度,至今依然能夠細細數來。他喜歡撫摸我未蓄起的頭發,會買許許多多好吃的給我。而我讀不懂這種遷就式的寵溺,一次次任性地將其提前透支。
              2005年秋,並不熟稔的親戚到傢裡走動,母親在陌生弟弟的哭鬧之後無奈將狗熊送出。住校的我回傢後得知,縮在墻角哭泣。那隻狗熊是份怎樣雍容奢侈的禮物,它在我與霍涼分離之後顯得彌足珍貴。後來,看到母親的愧疚與無措,終不忍心,便不再提起。而在與他相識六年中唯一值得懷念的東西已然不在。過去的終究是過去瞭,總會有人出來幫助你消滅掉它的殘痕。一場雪融化瞭,可以再下一場雪,而需要記得的,僅僅是大片的空白。
              是在12月初回的傢,昔日的同學送來一封信。信封已經殘破不堪,四周均有油星濺上,地址也模糊瞭,隻有我的名字隱約可見。看瞭看郵戳,是2004年9月份的,距今兩年有餘。自西安至鄭州。我把信封展平,夾在厚厚的圖書中間,沒有拆開來看。信是霍涼寫來的,短短的兩年中,我在三所中學之間輾轉念書。而這封信,遲到瞭兩年。它經過太多人手掌的觸摸,帶有陌生的氣息,若來自荒古的化石。至於他寫瞭些什麼,要表達的訴說的敘述的,全部被時間湮滅瞭,無須重溫。
              在偶然的時間裡想念霍涼,為之流淚。冬季的風凜冽,劃破臉頰。這是一道不屬於任何經緯的線條,它存在所需要的唯一詮釋是記憶,僅此而已。
              莫邪在地下枯萎瞭,天已亮瞭,明媚即將到達那片純凈的冰雪世界。整理東西時,數瞭數莫莫寫來的厚實的信,六封。用手指摩挲,牛皮紙信封光滑,有幸福的清涼感。這個在遠方記掛我的男子,總喜歡說,我的洛洛。簡單的四個字卻給予瞭我莫大的歸屬感。他以靜默的姿勢進入,並橫亙在這消逝瞭的時間中,是一根卡在咽喉裡的魚刺,每一次咽動都會疼痛徹骨。但也因此知道,我們彼此的溫暖。桌上放有氣味悠長的陳醋,希望用化學反應來處理掉這一障礙,然而,我拒絕。
              莫莫在一封信的結尾寫道:我的洛洛,我想要告訴你,無論生亡與否,蒼老與否,在我心裡,都將承納著你痛或快樂的居所,你要記得我,我在,而且永遠。
              事實上我並不相信"永遠"的存在,但在這柏拉圖式的精神慰藉面前,還是選擇接受。我一直在吞咽著他們的賜予,並一丁點一丁點地逐漸消化,讓它像蝸牛般爬過,在生命中留下濕潤的痕跡。
              回憶仿佛是一場二十年代的電影,經過太多次回放顯得光線黯淡,人影也模糊瞭。隻有那些咸澀的淚水在皮膚上麻藥般輕輕疼過,酸楚的霧氣殘花。我找遍世界,卻唯獨忘記轉身,而在身後的一隅之地中,恰巧站立著,我最親愛的人。坐在時間的摩天輪上回看,幼稚的情景,單調的黑白變得過分奢侈。而這一切的一切,是盛大光環下的花好月圓。
              有一個遊戲,步驟一:在紙上寫下對你重要的十個人的名字;二:如果必須殺掉其中一個,請劃掉次重要的人的名字;三:再劃掉一個;四:依次劃去,直到剩下最後一人。
              莫莫說,這是個殘酷的遊戲,在做的時候,心裡如同碾過千軍萬馬。做過之後就會發現,原來某些人在我們的生命裡,並沒有原本想象的那麼重要。而這個思量的過程,竟這般疼痛。
              我寫下十個人的名字,其中有自己,霍涼,昕。第一個死去的人是我。在客觀上說,是違背瞭遊戲規則的,我固執地寫下這樣的答案。遊戲畢竟是遊戲,無論開始與結束都是與事物的本質無關。它是可有可無的。
              傍晚時看悲情小說,莫名地難過。打電話給水,他說,如果你將來去流浪瞭,沒有錢的時候要記得打電話給我。在當時,是想瞭許多話要說的,突然覺得過分矯情,最終未講出口,隻是說,好。
              未來不可預測,或許手機號碼換掉,到瞭落難時才發現撥瞭一遍又一遍的號碼也不過是個空號。或者時光太長,我們相互遺忘,再也來不及重新相識,也或許再見都不說,就消失得無影無蹤,留下的是封存在彼此記憶裡的閉合瞭的花。但在那一霎,我著實感動著。
              我孜孜不倦地回憶那些陳年往事,像經歷一場浩劫,而我記得災難。
              十七年的累積,是從遙遠的龐貝帶回的一把厚重的火山灰,在其中細小帶有空洞的顆粒中,可以看到身穿中世紀騎士服裝的男子站在古老的城堡之上,衣袍獵獵。那穿越無數時光隧道出現的場景,間隔瞭這麼些年,依然清晰。那閃閃發光的歲月。
              2006年底,有大片大片糾纏的紫藤開放,在薄暮天光背後,隱身為精靈,永恒地微笑。
              我在呢,我們都在。